老公竟在我眼皮底下与小三疯狂激情

编辑:
女人的直觉是天生的,天生就有一种直觉,敏锐,不可琢磨。所以,我讨厌莫小艾,和我一个办公室的女人。这个有着公主病的女人,第一眼就让我厌恶。我始终说不出她哪里让我厌恶来,却厌恶的不想多看她一眼,不想多和她说一句话。 莫小艾有些讨好的凑在我的电脑前,看着我打字,没话找话。殊不知这也是最令我憎恶的行为,被打扰,我不喜欢被任何人打扰,被任何人关注,她盯着我的电脑看,我没办法写博客,没办法写那些雪片似漫天飞稿子。莫小艾有一张白胖的脸,略显臃肿的身材,偏偏留着披肩长发,咳嗽起来装作弱不禁风的样子,被男同事戏称有林黛玉”之风。我听了嗤笑,真没看出来她哪里像林黛玉来,如果林黛玉真有她那张馒头脸,估计宝玉早被吓得提前出家了。 有一天,我终于弄明白我为什么第一次看到她就如此憎恶,原来,她和我老公有一腿,且两人厚颜无耻的在我眼皮子底下。我没想到秦慕枫胆大到如此地步,竟然为了一个馒头脸精心设计,巧妙安排,认定越是最危险的地方越是最安全,将自己情人安排在老婆身边,试图打入敌人内部,化敌为友。却不知我第一眼看那贱三就恶心。 公司时秦慕枫开的,他将自己老婆招为秘书兼管财政,以安抚我的心,明示暗示的告诉我,他是清白之身,决无外遇。公司每年都有招新人,那些刚毕业的大学生,都知道我与秦慕枫的关系,新来的企图攀附高富帅”的90后的非主流们,轻易不敢轻举妄动。 我也没将她们放在心上,完全出于对秦慕枫的信任。莫小艾以新人身份来公司已有两年,最开始,我以为她巴结我是知道我经理夫人身份,逐渐发现不是那么回事。馒头脸估计是观察我整天守着电脑,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主,所以越来越大胆放肆,与贱男眉来眼去,打情骂俏的以为我没看见。 秦慕枫还会经常找理由安排莫小艾出差,当然,他不会傻到安排两人双宿双飞,而是错开时间,当然去的也绝对是两个相隔千里的地方,但是即便是飞到天涯海角,坐飞机也不过是几个小时的路程。为与馒头脸上床一回,他可以说是费尽苦心。 我为什么一口咬定秦慕枫是坐飞机去私会馒头脸呢,是因为手里掌握着确凿证据,花重金找调查公司跟踪调查。最开始调查他们,完全是出于女人的直觉,一个与自己生活十几年的男人任何异样举动都逃不出自己的法眼。莫小艾看秦慕枫的眼神与说话语气,即使再怎样隐瞒也是隐瞒不住的。而秦慕枫可以计划伪装的密不透风,但人的眼神是永远无法说谎的,他看着莫小艾时,那种似曾相熟的目光十几年前也曾落在我身上。 我调查他,结果证实了我的猜测,但我不会傻到要做悲痛欲绝的怨妇,他们两人的关系竟然早在我怀孕时,秦慕枫为了达到与莫小艾天天厮守的目的,竟然厚颜无耻的将她安排到我身边。不仅如此,调查公司的人还拍到他两人在公司里鬼混的肮脏照片,也就是在我眼皮子底下,就在这间办公室里。